没火过就过气的白清墨

=白清墨
≠太太
★脑洞很烂文笔更烂
★不定时更新
★经常白嫖
★墙头上乱蹦哒
★蓝手狂,推喜欢的东西
★头像狂魔
★喜欢评论
★ooc种子选手
★关键词:胜茶/al凯莉/双安/杰医园/al孙尚香/双兰/长城护卫队/西汉三傻/狐跳妹/川金/洸律/伦雪/露中
★★★雷区:安雷安/齐照/冷战组/米英/轰胜/嘉瑞嘉
★白是跟白起姓的,就是那个evol特警
★孙尚香是我的命
★唯一喜欢的孩子是tf家族尚未出道的丁程鑫,你顺手给他打榜我就给你做牛做马
★blbggl杂食户,好吃我就吃
★请多来找我玩
★永远睡不够
★患病中















“谢谢你知道我曾存在过。”

【探莓】时间限制

★注意☆
#ooc有#
#🐠#
#交党费,可能以后就白嫖了#







*
“又消失了吗……”

黑莓抿了口咖啡,深邃的双眸盯着桌上的文件。除必要的文字说明外,左上角还贴着一张饼干的照片。

是探险家。他戴着那顶深棕色牛仔帽的模样黑莓再熟悉不过了。

“是的,还请将他带回来。”幽灵管家瞄了一眼笔记本上的日程安排,“只有一天的时间,接下来的行程依旧很满,请尽早出发。”

“我知道了。”

黑莓起身,提起有点过长的裙摆走上了二楼。不一会,她托着油灯下了来。

——这是准备出发了。黑莓对待她所接手的事务都很认真对待,并且完成得也很优秀。

管家跟着黑莓到了门口,他原本还想跟着她同行。他们以往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是同行的,却不料这次黑莓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靠我一个就够了。”

“……”

没有答复。

黑莓从门边的木柜里摸出一盒火柴来。右手的三指握着细细的火柴,快速擦过火柴盒边的磨砂。火光亮起了,点燃了那盏油灯。

她将油灯放在木柜上,空出了双手。快速地整理了一下衣着,左手将耳畔前的深色的碎发别到耳后。

就踩着深紫色的皮鞋出发了。

————

黑莓其实并没有细看方才的文件,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

这不是认真工作的她。更何况这一次她本就没有要完成任务等我想法。

……她之前答应了探险家,这一次的失踪她不会做干涉。作为交易,探险家剩下的两个月不能再玩失踪。他能消停两个月,已经给黑莓减了很大的负担了。

是要去很重要的地方吧。

黑莓不知道探险家去了哪里,但她还是去了一趟森林。

毕竟装装样子还是要的。

夜间的森林还是老样子,很黑,很安静。

黑莓放慢了脚步,在森林中漫步。她其实经常回来森林里,不过大多数时间不是在执行任务,就还是在执行任务,总是忙碌。

她从来没有好好欣赏这沿途的风景,尽管夜黑,她也乐意趁着没有事务在身的这个空隙来好好看一下看得不太清楚的景色。

她来到了悬崖边上,这里能看到海。

那一边,皎洁的月光懒洋洋地洒在海面上。海水在流动着,可月光的位置却不曾移动。

忽然,黑莓的视线停在了海水带来的一顶牛仔帽上。

?!

她不确定,想要走近些看清楚。迈开脚前进,双脚踩空的时候她才意识过来。

糟了,这是悬崖。

想要伸手抓住地面的边缘,却发现已经太晚了。

悬崖不高,但还是会受重伤吧。

出乎意料的,就落入了一个有力的怀抱中。

“探险……家?”

黑莓不可置信地扭头,看着探险家注视着前方的样子。

“让你出来玩你也要小心点好不好!!刚刚吓死我了!!!!”

这是探险家在回到地面上跟黑莓说的第一句话。

“让我……出来玩?”

她有点读不懂他的话了。

“就是啊!你看你一天到晚都在忙!!”

明明每次探险家偷跑出来才是被黑莓责怪又受伤的人,可是这一回立场却对调了。是黑莓在被斥责不注意脚下,是探险家在担心。

“你每次不是在宅子里处理事务就是外出完成任务……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去看看想看的地方啊!!!”

突然就压低了帽檐。

“虽然比起让你一个人出来玩,我更想和你一起出来啦……”

脸好像红了。黑莓想。

“嗯?你在说什么?”

她俯下身子,仰着脸,想看清楚他脸红的样子。

“我说!我想跟你一起玩……”

他声音越来越小了,好像是想让她听见,又好像不想让她听见。

探险家低着脑袋,却有一个老旧的怀表闯入他的视野。

他不解。

抬起头,看见黑莓的双唇一张一合,它们在说——









“明天晚上七点前要回去。”

【备香】她

#全息网游#
#ooc有#
#我跳坑又跳回来啦#
#挖个坑,不一定填#



00
“偷了本小姐的东西还想跑?!”

酒馆原本就破烂的木门被来人一脚踹开,女子抗着与她身形不符的重弩翻身滚进了酒馆,对着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来了一炮。

那人显然没有料到她会在这种场合对他进行攻击,血条愣是掉了那么一大截。

“大小姐,这种场合你也敢开枪?”那人嗤笑。

酒馆是公共场合,玩家会在这里和NPC交接任务,也在这里商谈攻略或交易大型物品。一旦在酒馆内开战,特别容易伤及旁人,接着就会被集火。

话是这么说,但只要你不误伤别人,谁管你做什么。

“喔?可本小姐向来都是……”

“百发百中!”

女子仰起脸,这让在酒馆之内的人都看清了她原本被刘海遮盖的双眼。

那是像蓝宝石一样的,带着杀意和焦躁。

“呵,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那人不知何时绕到了窗边。他把手一撑,从身边的窗口逃了出去。

“还想跑?!”

女子的速度也不慢,她踩着高跟靴一跃而起,也跟着跳出窗外。

窗边静坐的男子恰好在此刻抬起了头,他看到女子跃起的模样。

风吹起她独特编制的两条长辫,翠绿色的发饰也跟着摆动。女子的蓝眸正盯着远方,她现在可被气的发疯。

她毫不费力地提着沉甸甸的重弩,这种武器一般可不会被女子所选中。身后于短裙而言过长的裙摆在不经意间轻轻拂过他面前那张过旧的木桌。

他原本握着布擦枪的手,顿时停住了。

我永远喜欢樱花饼干

【all凯莉】
不知道有没有人改过……(。)

沙雕表情包请注意

【雷凯】日常三十题28-30

★注意☆
#ooc有#
#日常三十题系列完结~#
#感谢大家一路上的支持ヾ(❀╹◡╹)ノ~#
#私设有#
#张嘴吃甜饼#
#ok?go↓#

28.胆小鬼〈背叛者凯×敌方雷〉
“那么,当凯莉引开格瑞的时候,我们先解决金和紫堂幻,虽然……”

休息营里,雷狮海盗团和他们的新伙伴在开着谋害者谋害参赛者的会议。凯莉怀抱着双臂,倚在长长的白桌上。右手的食指不安地敲着桌子,脸上却没有一丝担忧的神色。

雷狮靠在凳背上,深邃的双眸看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凯莉,又继续认真听着卡米尔的规划。

尽管要解决的人仅仅只有三个,但会议仍然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会议告终后,凯莉离开了休息营。她来到室外,就地而席。晚风带着凉意吹起凯莉的长发,她望向远方。

她有些犹豫,她好像有点反悔成为背叛者。

她这么做,真的是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吗?

啧,本小姐什么时候做点坏事也要这么怕了。果然是跟金待的时间太久了,笨蛋是会传染的。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停在了她的身边。不请自来的人也坐下了,坐在她的身边。

“凯莉,你是在担心明天的行动?”

是雷狮,那个让她成为背叛者的原因。

“本小姐可是迫不及待看见他们被元力回收的情景。”她转了个角度,仰起脸,对上雷狮的双眼,“哪来的担心?”

“可你刚刚在开会时不安地无声敲着桌子,”雷狮嗤笑,“那模样看起来可真像是个胆小鬼。”

雷狮伸长了左手,将凯莉一把搂进自己的怀里。

“你可是属于我雷狮的珍宝,想做的事就放胆去做,出了什么烂摊子,我给你收拾。”

凯莉缩了缩身子,她好像明白当初成为背叛者的心情了。

那心情,大概就是一瞬间的心动吧。

29.猫鼠游戏〈逮捕凯×罪犯雷〉
“藏匿罪行的小老鼠,你可让本小姐好找啊?仓库已经被包围了,快出来吧~☆”

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响,在偌大的仓库里回荡着。女警官拿出腰间的那把暗色手枪,打开保险。

奈何警队这次忘记申报支援,人手实在不够,只能让凯莉只身进入罪犯躲藏的仓库把罪犯抓获,其余人包围仓库。就算在仓库中的抓捕失败,还有大范围的人手包抄。

毕竟这次的通缉犯太鸡贼了,次次都能让他溜走,不用包抄战术太冒险。

他们同时也知道凯莉表面上看起来娇小柔弱,也更容易引诱出罪犯。

被称作老鼠的雷狮正躲在被货物隐匿起的小空间里。不就是杀了几个没有自保能力还要去作恶的弱鸡么?至于这么针对他?

他很不服气,但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能出声。

“♪”轻快的歌声从他的脑袋顶上传来,越来越近。

“哟,居然躲在这种地方?说你鸡贼还真没错。”

“嗙!”

子弹从漆黑的枪管中射出,它瞄准的是雷狮的腿部。但他的反应也及其灵敏,一闪就躲过了。

“反应不错,勉勉强强给个九分吧?”

射击并没有停止,凯莉的目标从一开始的活捉,变成了瞄准心脏。

即便如此,对方也仅仅是受到一些无关要紧的擦伤,大腿也中了毫不影响他身手的一弹。

太久没练靶子生疏了?毕竟平常出警都有专业的射击手负责这一块,她的作用就是引诱敌人,分析局情。虽然近战能力算在女警中拔尖,可射击却甚至算不上特警该有的身手。

雷狮推开一个装着货物的纸皮箱子,那是他给自己留的一个暗道。顺着暗道爬出,他来到了仓库的中央位置。

凯莉从高叠的纸箱上一跃而下,轻声落在雷狮背后。手枪已经放回原位,取之而代的是锋利的刀刃。

刀是凯莉最喜欢的武器。

她瞄准的是他的腰部。她绝对不会告诉别人这是因为身高的原因才会选择腰部的。

这次倒是砍中了,但凯莉的手也缩不回来了。雷狮的力气大得出奇,像钳子一样死死钳住她的手腕。

刀子对他造成的伤害好似为零,可刀刃已经砍入很深一段。

这男人,是变态吧?

雷狮反身,将凯莉的双手背在她的身后。用力一折,传来的疼痛告诉她她双手脱臼的事实。

“大腿上没有穿甲,不过上半身我可是穿了防护甲。”

雷狮一件件脱下凯莉身上的武装,给自己换上。大腿上中的那一弹受到的伤比起他以前所受的算是极轻的了。

“魔女警官,”雷狮顿了顿,“应该说是小老鼠?愿意给我这只猫咪带带路吗?”

手枪抵上她的脑袋。

“……乐意至极。”

30.真心话大冒险〈同学聚会〉
翡翠色的啤酒瓶停下了它的旋转,玻璃瓶的瓶口指向的是正慢慢品着红酒的凯莉。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凯莉,选一个吧!”

金玩这个游戏很是上瘾,一见瓶子停下就立刻发问。

“……真心话,谁知道你们大冒险会出些什么丢人的指令?”凯莉挑了挑眉,她抬头盯着瓶身所对着的人——那是发令人。

艾比和她的弟弟埃米嘀嘀咕咕了好一阵子,最后不知怎地就瞪着埃米了,很是恼火。

“凯莉,姐问你!你的初恋是谁!”

看着别人发急的样子,是凯莉从小到大的恶趣味。

“那说来就话长啦~那是刚入学的那一段时间,本小姐呢,被某些混混给堵住了。”

她可疑地停了一下,目光向雷狮的方向飘去。

“就在我想办法摆脱他们的时候,一个带着帽子的金发男孩傻里傻气地挡在了我面前。是吧金?”

“……姐姐说别人有困难就要帮一把嘛。”金低着头,影影约约可以看见他红了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气死姐了姐就说为什么你总把我和姐的白马王子分开!!!”

“姐你别拿我撒气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久违地闹腾成了一片,雷狮海盗团除了佩利以外的人却都不敢吱声。卡米尔和帕洛斯小心翼翼地回过头观察雷狮的脸色,却发现他的脸上是意料之外的笑意。

雷狮趁乱坐到凯莉身边,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凯莉,你在床上可是说我是你的初恋?”

“骗你的。”凯莉挑了挑眉,“信么?”

“行,我不介意在这里让你承认的。”

“你……”

雷狮的手绕过凯莉的腰,摸到礼服的丝带。只要他用力一扯……

他的那只手慢慢扯开,看着凯莉虽然瞪着他但脸上仍然浮现的羞红。

这是他的恶趣味。

蜻蜓点水的一吻落在彼此的唇瓣上。

“回去再收拾你,先放你一马。”

果然是世界的珍宝啊,怎的这么可爱呢。

【雷凯】日常三十题25-27

★注意☆
#ooc#
#私设很多!#
#考试期间码的,质量不会很好#
#ok?go#

25.危机 (又名:跟男朋友说你有喜欢的人)
“喂,雷狮。”凯莉伸手推开雷狮的卧室,双眉皱起。一副颇为严肃的模样,还带着些许不满。

“我有喜欢的人了。”

“嗯?然后呢?”

雷狮见面前的人突然从口中蹦出一句这样的话,也来了兴致。于是就侧身躺下,左手撑着脑袋。额头前的刘海向下倾去,他的似星空般的紫瞳,此刻映着凯莉的身影。凯莉站在他的床边,低着头地对着他的眼。

“所以说……”

“分手吧。”

她站得很近。雷狮猛地伸出手,捉住她的手臂,也将她拉倒在自己的床上,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

“凯莉……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

“你是我的,你的身体是我的,你的心也是我的。”

“无论你怎么逃,这辈子,你这个珍宝属于我雷狮的事实,终究不会被改变。”

他们的爱情从来不会出现危机。

因为雷狮会将这孩子,扼杀在摇篮里。



26.好久不见
这场异地恋持续了足足三年有余。这三年多以来,双方都忙于自己身边的事,社交软件上极少联系,更不必提起通话。

就好像,断了关系一样。

但是雷狮也会在空闲的时候,望着凯莉的电话号码发呆。修长的指尖快要触碰到屏幕上的拨通键时,又猛地将手缩了回来。

他怕打扰到凯莉。在她的城市里,现在是夜间休息的时候。

所以他从未打出过一通电话,因为在他空闲时,凯莉永远是在该休息的时间里。

凯莉何尝又不是如此?

从这座城市到他的城市,距离就是心与心之间的阻隔。

三年过后,他们再次相遇。

他们在十字路口相遇,彼此携着各自的伴侣。

“好久不见。”

擦肩而过时,雷狮轻声说。

异地恋?恋情早就烟消云散了。


27.穷极一生
魔女亲手杀死了海盗。

她赢得了大赛。

听后人说,她隐居在大陆的东侧,那片终日见不得阳光的森林里。

没有人去拜访过她。

所以也没有人会知道,

她终身未嫁。

只因她穷极一生,爱着已逝的恋人。

我从小多疑。

我从来不敢奢侈一段友谊。因为共持友谊的两者都是人,人的本性想来可怕。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所认为的挚友会从你交付给他的背后捅上一把刀。

那是小学时候的一件小事,D是我自以为是的好朋友。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后毕业了,我们四人就要各奔东西。我实在舍不得她们三个如此好的女孩,我必定会思念她们。”

“那四人里,除了你的三个是谁呀?”我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可是她的答复里,没有我的名字。

——
升上初中,因为我的一身正气得罪了校霸,承受了整整长达一个多月的网络暴力。

每一条消息里都有我,每一条消息里都有辱骂声。

隔壁的某个重点班是个利势的班,男生女生为了巴结校霸,开口责骂我,口口声声要我道歉。

可我偏不。

明明我没有做错。

很快,我的列表也出现了卧底。他关注着我的每一条说说,和没有加我好友的人里应外合。

班里的同学中也出来了卧底,将我的个人信息兜售给别人。

很多人后来都问我为什么总和3班作对,为什么这么讨厌4班,为什么这么唾弃Z。

他们说,3班是数学超好的重点班,4班是体育优秀的班,Z是个幽默诙谐的人。

挺可笑的。

老师也知道这件事,但他们没有做出任何措施。

就任由我被人在暗地里指指点点。在我不知道他们的用心良苦之际,我真的恨透他们了。

我不知道那段时间怎么熬过来的,也不知道自己看着那些言论哭了多少回。

我最后只能道歉。

我一点也不甘心。到现在也不。

第一次的暴力,58天。

——
第二次的暴力,20min

第二年,没有出于任何原因,我被一个初三的学姐从后面揪住了衣领,一个拳头就要打下来。

站在我身边目击整件事的朋友没有动,我已经被吓到差点哭出声。

事后老师说,因为我说话的语气不好,才踩了她的雷区。

可我说话从来都是出了名的有礼貌,尤其是在比我年长的人面前。

我又道歉了,但挨打的人是我。

目击者事后那这件事情谈笑生风,在嘲笑那个学姐的无礼举止。

可她们一句话也没有问过我“你还好吗?”

她们不是我的朋友。

我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承认。

从她们未曾等待我的脚步时,我就知道了。

——
全班52个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和我有共同兴趣爱好。

我在这个班里,好累。

但他们都不能信,我知道的。

我只能信我自己。

只能相信世界上根本不存有光明。

只能在想起那两次的恐惧时心惊胆战,彻夜难眠。

偶尔哪日不幸,具体的辱骂言论出现在梦里,又会偷偷流泪。

想要自残解压,却没有勇气。


*

故事讲完了,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故事,只是主人公是我罢了。

我要告诉我自己,亲友的抑郁快好了,自己可不能得了。

重新带上面具吧,今天的白清墨也是只会哈哈哈的傻子。



“对不起。”

感谢(。)

没有福利,因为我想不出来了
我今天考完试啦!会更新的

【雷凯】日常三十题22-24

☆注意☆
#高甜#
#很多私设#
#可能会有ooc#

#ok?go↓#



*
22.圈
凯莉的手腕上永远垂挂着形形色色的手链,她总喜欢有事没事就摸摸手腕上的链子,找找安全感。

很多人都不知道她这点小心思,可是雷狮知道。

“喂,凯莉,把手抬起来。”

凯莉窝在他怀里,拇指不断刷着手机屏幕。闻语,将左手伸出,可却没有留意他在干什么。

不一会,手腕承受了它本不该承受的重量,有点沉。轻轻抬了抬手,装饰品碰撞发出的清脆钻入耳内。她抬眼,只见手腕上挂着一串手链。

暗黑色配上粉得近红的色彩,是她喜欢的风格。

“你不是总喜欢找安全感吗?这够安全了吧?”

“你还真是知道了太多本小姐的事了。”

“那是。”雷狮挑眉。

“这是个锁。”凯莉打量着手链上的装饰品,一个小锁倒是引起了她的注意。“有钥匙?”

“有。但这钥匙,要由我来保管。”

“喂,你送别人东西不应该送全套的吗?更何况是对待本小姐这样的世界珍宝。”

“我怕啊,”雷狮开口,“我怕你这个珍宝会悄悄溜走,所以用手链将你圈住,用锁来锁住你的心。”

“你永远都只能属于我雷狮一人。”




23.垂钓
雷狮和凯莉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与彼此的接触都不多,所以双方承认关系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多的惊呼。

但是卡米尔那个时候知道大哥的心思。毕竟雷狮每次陪他买完蛋糕之后,总是要拖上很长一段时间才愿意离开。

就是为了见凯莉一眼,和她擦肩而过。

“大哥。”卡米尔犹豫了很久,还是觉得帮一把大哥的情感事业,“这可不像是海盗的风格……不是要抢最大的那块蛋糕么?”

雷狮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嘴角勾起。

“在垂钓,等那鱼自己上钩。”

他很傲气。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垂钓的人不仅是他,还有凯莉。而之后那条上钩的鱼,是他自己。



“真香。”
——王境泽定理




24.老电影
凯莉的泪点其实不算低,可是她每看一次这部老电影,泪珠子就不停地往下掉。她总是捂着嘴,任由泪水流过。

雷狮来了之后,他还嘲笑过她一番。

“这是魔女的作风?我看不像。”

然后凯莉两个月也没跟他说过话。

后来就变成了雷狮窝在软趴趴的沙发上,凯莉窝在他怀里。他环抱着她,下巴抵在她锁骨窝里。凯莉看电影,雷狮也跟着一块看。

透明的茶几玻璃上,一包抽纸,两杯水,还有遥控器。拉上窗帘,关上灯,他们就这样窝在沙发上。

凯莉哭的时候,雷狮搂着她的臂力就更大了,还会腾出另一只手去拿纸巾。

说真的,他每一次看见凯莉哭的时候,都心疼。尽管这样的哭泣不是受到伤害或是委屈,他心里也难受得很。

他更喜欢看见她一脸坏笑着去折磨别人的样子。

一间房,一部电影,一张沙发,两个人。

【雷凯/200fo点车/补档】
翻车了链接(。)

戳图看车,为什么这都能翻哈哈哈哈哈哈

是还债